逆境重生!她29歲失明「遭丈夫拋棄」 8年後追夢「考入哈佛大學」學成歸來:為殘疾人權益奮鬥

「一個人應該有追求,有夢想,有實力,而實力得靠自己,一點一滴做起」,這是中科院教授楊佳所說。


Advertisements

成績優異,天之驕子

失明之前,楊佳的生活很順利。

楊佳出生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里,從小就接受著良好的教育。

楊佳也很爭氣,從來沒有在學習上讓父母操心,成績一直在班級中名列前茅。

1977年恢復高考,那一年楊佳才剛上高一。


Advertisements

因為成績過於優秀,父母和老師都讓楊佳去試試高考,考上了最好,考不上就當做是提前感受高考的氛圍。

就這樣,15歲的楊佳第一次走進高考的考場。令人沒想到的是,楊佳一考即中,順利被鄭州大學英語系錄取。

進入大學的楊佳,很快就在語言方面展現出了過人的天賦。

雖然當時楊佳年紀小,但是她學習刻苦,勤勉用功,考試成績總是英語系裡的第一名。

老師們都很喜歡這個既聰明又勤奮的小姑娘,美國教授甚至破例給楊佳的論文打了滿分。


Advertisements

臨近畢業,楊佳提前被選入鄭州大學青年教師進修班。

半年之後,19歲的楊佳成為鄭州大學的一名老師。

做學生時優秀,做老師的楊佳同樣成績斐然。

楊佳不僅多次被評為優秀教師,她教的課程也被評為優秀課程。

楊佳教書很注重鍛煉學生的實踐能力,她常常在課堂上模擬國際會議,鼓勵學生大膽發言展現自己。


Advertisements

作為老師,楊佳會平等對待每一個學生,不會因為一個學生成績差就放棄他,一個學生成績好就偏心他。

楊佳覺得學生能學好英語,最重要的是要有好老師和好教材,只有自己做好好老師的角色,才能夠培養出好的學生。

可以說在29歲之前,楊佳的人生可以用順利一些優秀,她是別人眼裡的天才,父母心中的驕傲。


Advertisements

陷入黑暗,遭丈夫拋棄

楊佳的人生在29歲那一年,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一種突如其來的病變徹底扭轉了楊佳佳的人生。

因為經常熬夜學習,楊佳的眼睛患有近視。

因為長期的近視,讓楊佳一開始忽略了眼睛的病變。

當楊佳看東西模糊的時候,她認為自己只是近視加重了,並沒有太在意。

漸漸地,楊佳看東西模糊的問題越來越嚴重,甚至出現讀書錯行、視野變窄的情況,一直到這種時候,楊佳才去了醫院。


Advertisements

「視神經病變,失明將不可逆轉。」

醫生簡潔迅速的診斷,猶如晴天霹靂一般霹在楊佳的頭上。

年輕的楊佳一時間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在醫院的走廊上徘徊了很久。

作為一名教師,眼睛對於楊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楊佳很難想象,如果自己真的失明了,以後的路究竟該怎麼走。


Advertisements

為了保住眼睛,楊佳頻繁出入醫院,積極配合治療,一家醫院不行,她就換一家醫院。

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北京各大醫院的眼科,楊佳都看過了,結果卻依然不盡人意。

西醫不行就換中醫,按摩、針灸、中藥楊佳嘗試了個遍。

儘管各種治療方法都試過了,楊佳眼睛的情況還是在不斷惡化。

一個普通冬天的早晨,楊佳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她睜開眼睛,卻依然陷入黑暗之中。


楊佳失明了。

更讓楊佳崩潰的是,那個本應該陪伴自己走過黑暗和迷茫的丈夫也選擇了離開,還帶走了楊佳心愛的女兒。

作為母親,楊佳希望女兒能夠留下,但是丈夫的理由卻讓她無法辯駁。

失明的楊佳連自己都不一定能照顧好,又如何照顧女兒呢?


身體與心靈的雙重打擊,讓楊佳的生活徹底陷入了黑暗。

在最崩潰的時候,楊佳來到地壇公園,在無人的公園裡向命運發出怒吼。

失明後,楊佳的生活完全變了,無論走到哪裡,都能夠聽到別人提醒她的聲音。

別人善意的提醒雖然是好心,但是也實實在在地扎在楊佳的心上,每一聲提醒,都讓楊佳不得不面對自己再也看不見了的殘酷現實。


從頭開始,重獲新生

失明之後的楊佳經常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在黑暗與沉默中思考命運。

回顧起自己過去29年的人生,楊佳不禁嘆息,曾經優秀的人生也是自己爭取努力而來的,難道因為失明就要永遠倒下嗎?

很顯然,楊佳並不是一個願意上命運屈服的人。

在父母的幫助下,楊佳重新適應吃飯、走路、穿衣服……一切從頭開始就像一個嬰兒一樣。

重新學習的路上,楊佳遇到不少困難,用吸管喝水,吸管戳到眼睛;用盲杖走路,被盲杖絆倒,她無數次在黑暗中摸索,小心翼翼地前行。


除了生活上的困難,楊佳還要面臨在學術上的困難。

她是一名優秀的英語人才,也是一位出色的研究生教師,楊佳不能放棄她的事業。

楊佳開始學習盲文,感受凹凸點之間傳遞的信息;開始用聽書代替看書,用全新的方法堅持學習;開始用敲擊鍵盤代替手寫,藉助語音矯正系統,繼續向世界傳遞她的聲音。

在經過不斷的學習和無數次失敗之後,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教室里的楊佳,又一次站在了她心愛的講台上。


楊佳依然像以前一樣為學生授課,只是與從前不同的是:為了準時到校,楊佳要在不到6點就出門;

為了寫出漂亮的板書,楊佳的左手要緊緊貼著右手移動,丈量著黑板上每一個字的尺寸與間距;

為了不影響上課質量,楊佳在講台上做滿了小標記。

楊佳在課堂上的表現震驚了所有人,新來的學生根本無法相信,楊老師竟然是一位盲人。


在做老師的事業上,楊佳和從前一樣,依然優秀出色,吸引學生。

楊佳說:「我真正有心靈閱讀人生的abc也是從失明開始的。失明後的那段經歷,與其說什麼難是創傷,不如說是財富是挑戰。失明將我的人生一分為二,29歲之前,我是在超越他人,29歲之後,我是在超越自己。」

失明之後的楊佳,不僅沒有被黑暗打倒,反而更加自信,更加堅定。


超越自我,追夢考入哈佛大學

失明之後的楊佳,在別人眼中已經取得了極大的成功,但是楊佳自己卻並不滿足於現狀。

在楊佳心中,一直有一個夢,那就是上更好的學校、學更新的學科。

楊佳一邊教書一邊備考,8年後,楊佳成功考進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校。

這一次,她不再學習英語專業,而是攻讀公共管理碩士學位。

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在公共管理世界排名第一,楊佳做到了對自己的要求,讀最好的學校、學最新的學科。


在哈佛大學,楊佳感受到了全新的世界。

老師上課不再照本宣科,自學能力就顯得尤為重要。在一眾視力正常的同學當中,楊佳不僅沒有拖班級後腿,還再一次展現出了她優秀的自學能力。

在美國的學校,記筆記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哈佛大學考慮到楊佳的特殊情況,為楊佳提供了一台特殊的鍵盤用來記筆記。

楊佳就用著這一台特殊的鍵盤,記下了被同學公認為是「一篇完整講義」的筆記。


在哈佛大學的學習,楊佳並不是沒有遇到困難,最大的困難就是無法像其他同學一樣正常學習,要花費更多的時間。

以閱讀為例,哈佛大學的老師要求學生閱讀書籍至少要達到500頁,楊佳的閱讀過程比起其他同學要繁瑣得多。

她先用掃描儀把要閱讀的書一頁一頁的掃進電腦,然後通過語音軟體將文字轉化為語音,一句話,一句話的去聽完五百多頁的內容。

這樣一來,楊佳就要花比別人多好幾倍的時間去完成老師布置的任務。


為了彌補這些多花費出來的時間,楊佳常常學習到深夜,到生活中大部分時間全用在學習上。

最終,楊佳以門門課程優秀的成績,在哈佛大學畢業。

在畢業典禮上,哈佛大學肯尼迪政治學院院長約瑟夫為楊佳授予學位證書。

此話一出,得到了哈佛大學幾千名師生的掌聲肯定。


幾年的學習時間早已讓楊佳的事迹在哈佛大學傳開,楊佳用自己的行動在異國他鄉得到了極大的肯定。

哈佛大學是楊佳圓夢的地方,也是楊佳人生新開始的地方。

楊佳說:「在前進的道路上,等待你的不是障礙而是機會,就看你怎麼去把握。」

從哈佛學成歸來之後的楊佳開始了她人生的新方向,開設了《經濟全球化》和《溝通藝術》的課程。


當然,楊佳並沒有忘記自己的老本行——英語。

楊佳新開設的兩門課程,都是用英語展開教學,再結合中國的實例與自己在哈佛大學的所見所聞。

楊佳的新課程又一次受到了學生的歡迎,反響熱烈,她也因此被評為「傑出貢獻教師」,並榮獲「第四屆中國科學院創新文化建設先進個人。」


感同身受,竭力呼喊

楊佳在殘疾人事業上,尤其是在為殘疾人爭取合法權益事業上做出了傑出的貢獻。

因為後天失明,楊佳更能夠感受殘疾人在生活中的不便,感同身受才能夠更加準確地了解殘疾人在生活中最需要什麼。

楊佳在學習生活中都離不開電腦語音軟體,所以她深知科技對於殘疾人的重要性。

早在1996年,楊佳在香港舉辦的「視障人士信息技術國際研討會」上,就提出「讓信息技術與盲文和諧相處」的口號。

那時候,電腦還沒有普及,連視力正常的人都很少使用電腦,更別說盲人了。


楊佳的呼籲在很多人看來有些不切實際,但是楊佳並沒有放棄,而是一直堅持不懈地倡導幫助盲人使用計算機與盲人軟體,積極推動殘疾人信息無障礙工程建設。

沒人用,楊佳就拿自己做例子,到處宣傳使用計算機與盲人軟體的好處;

不會用,開辦盲人電腦培訓班;

不好用,楊佳就督促有關部門開發盲人使用的中文軟體,提升軟體使用感。


在楊佳的不懈努力之下,當年的那句「讓信息技術與盲文和諧相處」的口號早已成為現實,殘疾人信息無障礙工程早已經取得極大突破。

楊佳為殘疾人爭取合法權益不僅僅只是喊喊口號,裝裝樣子,而是身體力行。

楊佳多次前往地鐵、機場、劇院等地方,親身體驗無障礙環境設施建設。

保障殘疾人權益不能僅僅靠社會公德,還要有法律約束,才能夠讓殘疾人的權益得到更好的保障。


從1997年開始,楊佳就直接參與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修訂,參與起草了《新世紀殘疾人權利北京宣言》,多次出席有關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的研討會,為保障殘疾人合法權益借言獻策。

楊佳的英語專業幫助她從中國走向世界,在國際保障殘疾人權益事業上,楊佳也不遺餘力。

作為世界盲人理事和文化委員,楊佳先後在聯合國千年論壇、世界婦女大會、世界盲人聯盟第五次大會上發言,呼籲世界各國注重殘疾人權益保障,參與推動世界上第一部保護殘疾人權利的國際公約——《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


2008年10月,楊佳成功競選「聯合國權利公約專家委員會」委員,繼續監督《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的履行。

競選中,楊佳用自信的儀態,流利的演講,動人的內容在選舉中高票勝出,獲得全場掌聲肯定。

對於殘疾人權益保障的事業,楊佳這樣說到:「殘疾人狀況是一個國家和諧文明進步的標誌,他們生活的好了,社會更和諧。我希望自己能為推動殘疾人事業,從而促進社會和諧,乃至世界和諧貢獻力量。」


季羨林曾經寄語楊佳:「人生就是成為承認事實,不安於事實,不怨天,不尤人。珍惜眼前,並盡量加以改善。」

縱觀楊佳的事迹,她無疑是做到了。從接受失明的事實到打破黑暗帶來的阻礙,楊佳一直在突破自己,改變生活。

如今的楊佳,依然在她的道路上堅定前行,用自己的行動書寫著自己傳奇的人生。



文章參考: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