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3年!男友對聘禮一毛不拔揚言:還不如相親 一場冷戰後被「截了胡」:我願意給她86萬

如今的社會開放發達,人的觀念也沒這麼保守啊,婚前同居是很普遍的,如果雙方對婚姻負責,對感情慎重,並不影響他們婚後的感情。


曾經看過一場很有名的辯論賽,討論的就是:聘禮這個風俗,究竟應不應該存在?

兩方交涉的觀點也很具有代表性。

一方認為男女平等,聘禮不應該還存在,這是典型的「買賣女兒」行為。

另一方認為,聘禮就是一個態度,一個儀式感,屬於男方對女方的重視程度,試問連聘禮都不願意給的男方,又能拿什麼證明要永遠在一起的決心?用甜言蜜語嗎?

總歸聘禮的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每一方都有不同的觀點。


Advertisements

但實際上,聘禮作為習俗,保留也無不可,在金額上好好商榷就行了。比如我身邊的朋友,聘禮通常會要6-8萬,鮮少出現十幾萬,二十幾萬的情況,所以並非是聘禮本身有問題,而是數額大小,會引起爭議。

可如果說有些人,明明談了很久戀愛,也準備結婚,但對聘禮一毛不拔,那麼這樣的行為,無論如何都不能稱之為「有擔當」,最後因此而失去一段感情,也是情理之中。


Advertisements

一 戀愛3年,男友不願給聘禮:還不如相親

27歲的李曦經歷了一段「開頭很甜,結局很苦」的戀愛。

她跟男友已經戀愛3年了,從24歲到27歲,他們兩個也經歷過所有情侶都擁有過的甜蜜時光,旅遊、約會、玫瑰、燭光晚餐。

可就在李曦準備和男友共度一生的時候,男友似乎對於結婚這件事,並不是很熱衷。

李曦說:「我年紀也不小了,父母都催著我結婚,你究竟是怎麼想的?」


Advertisements

男友問:「結婚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們家對結婚有什麼要求嗎?」

李曦想了想曾經跟父母之間的談話,要求似乎也不多,男方出房,女方出車,聘禮8萬(約35萬新台幣),好像就沒有了。

男友聽完她這樣說,似乎有些猶豫,他說:「房子我們家有,但是聘禮,能不能取消了。咱倆都在一起三年了,不是用錢可以衡量的。」

李曦一時間沒明白什麼意思,她問:「為什麼要取消?誰家結婚不要聘禮啊。」


Advertisements

男友卻振振有詞:「人家要聘禮的,基本上都是相親認識結婚的,咱倆這都談了三年戀愛,能跟別人一樣嗎?那我還不如去相親。」

這一句話,可算是傷透了李曦的心,她強忍著眼淚說:「你寧願給一個剛見面的女生聘禮,不願意給我這個與你在一起三年的人?這是什麼邏輯。」

還別說,李曦男友的邏輯並不少見,不少男生都有這類想法。


Advertisements

二 男友坐等女友道歉,反而傳來女友訂婚喜訊

因為這件事之後,李曦好幾天沒有跟男友聯繫。

而男友這邊,也才用冷戰的態度逼迫李曦道歉,他認為,他跟女友已經談了三年戀愛,彼此之間就應該是很熟悉的人,所以不應該再跟「外人」一樣,再讓他用聘禮證明自己對她的感情。

所以,他認為自己沒錯。

「這不是錢不錢的事兒,而是我覺得很虧,如果說只是用8萬(約35萬新台幣)就能娶一個媳婦的話,那也沒必要再消耗時間談三年的戀愛了。」這話,是他給李曦的留言。


Advertisements

當天,李曦就決定分手了。她給他發了分手消息,沒等回復就將其拉黑。

「我真的不想再跟他有一點聯繫。」

她將分手的消息告訴閨蜜,閨蜜緊接著就說:「這樣,我表哥正好單身,介紹給你。」

李曦答應閨蜜後,就去見了她表哥,兩個人十分談得來,也將感情經歷說得清清楚楚。

對方聽了後只是失笑,說:「我們家之前就說,給我娶媳婦,最高可以接受20萬(約86萬新台幣)的聘禮,你們家要8萬(約35萬新台幣),這也不多,這哥們確實挺沒格局。」

兩個人一來二去漸漸熟悉,終於在認識第二個月,男生主動表白:「我覺得你很不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跟我在一起。」


Advertisements

李曦沒想到第二段戀情來得如此迅速,當即點頭:「我願意。」

可見她連悲傷的時間都沒有,就陷入了另一段戀情。

也就在這段戀情持續第五個月時,兩邊父母見了個面,準備給兩個孩子辦訂婚。

前男友從共同朋友那裡知道了李曦訂婚的時,跑到她家樓下詢問為什麼,正好撞見李曦和現男友在一起。

前男友問:「為什麼?」

李曦沒說話,便被身邊的人搶了先:「你不愛她,我來愛。我願意給她20萬聘禮(約86萬新台幣),你行嗎?」


三 「傻眼了」男友求婚無果,徹底失去一段感情

聽完這句話,前男友瞬間懵了,帶著不可思議看著李曦,又覺得自己很尷尬,明明都分手半年了,為何還要跑來自取其辱。

別說20萬聘禮,他連8萬聘禮都不想拿,還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話。


他點點後,說了句:「真行」,轉身就走,想必他心裡也不舒服。

李曦對他似乎一點感情也沒有了,牽著男友的手上了樓。

其實,李曦也並沒有在訂婚時跟男方要20萬聘禮,還是8萬,沒有變化。

李曦說:「我家也不缺錢,就是缺一個態度,一個好看的儀式,給了我很虧嗎?搞不懂他怎麼想的。」


其實,前男友的想法很簡單,他們就是覺得很虧,能不花錢娶老婆,為何要花這麼多錢呢?只是他沒想到,到最後自己成了個笑話,哪怕是進行下一段感情,也沒辦法避免聘禮。

這樣一算,他以為自己賺了,其實虧大了。


婚期臨近!鳳凰男「入戶陪嫁房」還拒出35萬聘禮 「戀愛腦」女孩覺醒:把婚房拆了止損

常言道:「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

古人誠不我欺,人心的確難防,但又不可不防。

尤其在如今這個利益至上的年代,凡事都會和利益扯上關係,有利益自然有算計,有算計,你就不得不防。

結婚同樣如此,也需要你小心提防,因為如今的婚姻,充滿了利益。


當下有一個新興詞語,叫「戀愛腦」。

所謂「戀愛腦」,其實就是一種愛情至上的思維模式。

「姑姑」李若彤就是一個典型的「戀愛腦」。她曾在《魯豫有約》裡,坦承自己是一個愛情至上的人。

當初,李若彤因為男友不喜歡娛樂圈,果斷放棄自己如日中天的演藝事業。可最終,她還是被分手。

「戀愛腦」的女孩平時冷靜精明,一旦陷入愛情就喪失理性、喪失自我,在感情中常常會過度迎合、過度付出。

訪談節目《和陌生人說話》中曾提到,擁有「戀愛腦」特質的女孩,很容易被別有用心的男人利用,精神操控。

電視劇《流金歲月》裡,蔣南孫也是一個「戀愛腦」的女孩。

她為了章安仁,為了愛情,不惜剪掉自己的長發,扔掉漂亮的衣服,毀掉名貴的小提琴,與自己的父親對抗。


可是,章安仁真的愛她嗎?

實際上,正如蔣南孫父親所說,章安仁只是利用她,想把婚姻當跳板,以此在大城市立足。

擁有「戀愛腦」特質的女孩,很容易走進一段只有一方的愛的婚姻,輸得一塌糊塗。


01.「戀愛腦」女孩在感情中被打壓

讀者方妮(化名)也是「戀愛腦」,也險些陷入一段只有算計沒有愛的婚姻裡,幸好她及時覺醒,選擇了止損。

方妮是城市乖乖女,父母對她保護得很好,她從小的成長環境很乾凈。父母很注重她的教育,奈何她的天資有限,勉強上了一所普通大學。

男友郭挺(化名)大她6歲,身高相貌家境,樣樣一般的他,有一張能言善辯的嘴,而且頗有些才華,說起道理來,一套一套的。

最關鍵的是,郭挺畢業於一所知名的985大學,這讓方妮對他崇拜不已。


在閱歷豐富的郭挺面前,方妮很快淪陷。

郭挺老家在四五線城市,父母是普通工薪一族,家境平平的他,知道自己除了學歷拿得出手,其他方面都被方妮碾壓。

正如《流金歲月》裡,閨蜜朱鎖鎖對蔣南孫所說:男人高攀了你,為了自尊心,就要打壓你的……

郭挺在交往中,為了更好地掌控方妮,鍥而不捨地對她的學校、智力、能力、長相、性格等方面,給予全方位的打壓。

而且,郭挺還經常指責她太嬌氣,承受能力太弱。

郭挺常常貶低方妮,說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不過是命好而已,而自己之所以有今天,全是靠腳踏實地一步一步打拚來的。

郭挺說,如果他也能有方妮一半的先天條件,他肯定會比現在優秀多了。


單純的方妮,竟然信了郭挺的話。

方妮被打壓得有些自卑,時常覺得自己高攀了郭挺,她很沒安全感,只能通過不斷地付出,來維繫關係的平衡。


02.父母的反對,擋不住女兒的堅持

方妮的付出,不但包括意見不合時的妥協和讓步,還包括物質方面的付出。兩人的戀愛開銷,表面上說是AA,實際上方妮承擔了大部分。

郭挺工作多年,他的收入比方妮高,但原生家庭的貧乏,讓他養成節儉的習慣。生活中他很節儉,甚至可以說是吝嗇。

方妮知道,一個人在幼年時越缺乏什麼,長大後就越看重什麼。所以,她能夠理解郭挺的吝嗇。

讓她無法理解的是,郭挺對她很吝嗇,對原生家庭的父母親戚,卻一點都不吝嗇,甚至還很大方。

郭挺幾乎沒有送過方妮禮物,就連他第一次上門見方妮父母,也僅僅只是提了一些水果。


可是,郭挺每次假期回老家,總是大包小包各種禮物。

而且,每次老家親戚過來做客,他也是各種盛情款待,和他平時的吝嗇格格不入。

儘管如此,方妮對郭挺依然是死心塌地,心心念念想要嫁給他。

父母原本反對方妮和郭挺交往,但他們擋不住方妮的軟磨硬泡,勉強同意兩人的婚事。


03.婚期臨近,男方得寸進尺

郭挺這些年存的錢,在老家縣城首付了一套房,如今沒有多餘的錢結婚。

父母比較通情達理,決定把之前買給方妮的一套房子,作為陪嫁給他們當婚房,另外還會陪嫁一輛車。

至於聘禮,就按當地標準收8萬(約35萬新台幣)。


房子在方妮名下,原本用來出租。

方妮決定收回房子後,重新裝修一下再結婚。這時,郭挺提出他來裝修,然後在房本上加上他的名字。

方妮知道郭挺的自尊心很強,擔心住在女方名下房子裡,會被人嘲笑,她也沒多想,就回去找父母。

因為房子加名的事,方妮和父母大鬧一場,才讓他們妥協。

不過,父母雖然讓步,但他們說了很多話,讓方妮很不開心。後來,她去找閨蜜訴苦,發現閨蜜說的話,和父母一樣。

閨蜜也說人心難測,房子屬於大額財富,萬一郭挺是在算計,豈不是把父母辛苦積累下來的財產,拱手送人。

方妮自從和郭挺戀愛後,就很少閨蜜在一起,那幾天郭挺回老家,她和閨蜜聊了很多。閨蜜越聽越心驚。


閨蜜說,你不會被郭挺精神操控了吧?

04.「戀愛腦」女孩覺醒,把家拆了止損

方妮這時才有些警醒。

後來,在婚期臨近時,郭挺得寸進尺,說他不想啃老,不想向年邁的父母伸手要8萬(約35萬新台幣)聘禮。

郭挺希望方妮回去和父母商量,能不能不收聘禮。

方妮這次沒有退讓,她不想再和父母鬧得雞飛狗跳。郭挺見一向言聽計從的方妮,竟然不聽話了,便想用分手對她極限施壓。

沒想到,方妮也很強硬,說沒有8萬聘禮就分手。

方妮覺得閨蜜說得很對,男人的錢在哪裡,心就在哪裡。她和郭挺交往這麼久,郭挺在她身上花的錢,屈指可數。

如今,婚姻大事面前,郭挺竟然連8萬聘禮錢也不想給,這讓她忍無可忍。


郭挺見方妮如此強硬,有些心急。

郭挺說婚房已經裝修差不多了,分手的話,把裝修費還給他。並且,他還把裝修費往高說了好幾倍,讓方妮賠錢。

方妮這時才徹底覺醒,她想起過去的種種細節,發現郭挺對自己根本沒有愛,只有算計。

方妮有些慶幸,婚房還在還貸不能加名,父母本打算這幾天,要去把剩餘房貸結清,然後再加名。

她決定分手止損,對郭挺已經徹底失望的她,恢復了往日的決斷。

她讓裝修工人把裝好的吊頂、大理石牆、水暖都拆了,對郭挺說,要錢沒有,不過你花錢買的材料,可以拆了還你,所有工錢我出。

郭挺氣急敗壞,但看見方妮父母也出面了,頓時服軟……


有一句話說,愛上一個人容易,愛對一個人很難。

所以,當你在面對愛情時,一定記得給自己提個醒:這是真愛還是故意操縱?

沒看清之前,別急著往坑裡跳。

尤其是有「戀愛腦」的女孩,一定要多聽一些其他人的聲音,一定要記住愛人先愛己。

不要讓自己,陷入只有一方的愛的婚姻裡,蹉跎了年華。

奧斯瓦爾德·施瓦茨說:美滿的婚姻,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之一。

幸福的婚姻,必定是有愛的,雙方的愛。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