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會離開房子不會!90後女孩「花光10年積蓄買36.3坪房」 直接住毛坯房「邊住邊裝修」 改造成:溫馨靠得住的家

女孩花10年積蓄入住毛坯房:房一輩子不會離開,而男人不一定


7月9日傍晚的江蘇泰州風雨交加,身著白T恤、牛仔褲的莉娜騎著一輛破舊二手紅色電動車從裝修工地回家,換上拖鞋,頭髮略顯凌亂。

按照往日的習慣,她會將手機卡在支架上拍攝自己在毛坯房洗菜、做飯、掃地、喂貓的日常,並將視頻剪輯後發布在短視頻平台上。今年6月以來,這些記錄伴隨著她關於成長經歷和房產執念的表述引發了越來越多網友的討論,「90後女孩花十年積蓄入住毛坯房」的標籤迅速把她捧上熱搜。她開始被小區物業和一些計程車司機稱為泰州小網紅。

Advertisements


然而,走紅和質疑從來都是一體兩面。有人說,她是又一個團隊包裝的網紅,是在炒作….. 面對質疑,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甚至和別人交流說一句話都要想好久,生怕有人在雞蛋裡挑骨頭。有時,她又覺得自己所記錄的就是真實的生活,行得正坐得端,任由他人怎麼說,都無所謂了。

但是,無法掩飾的是:她開始害怕記錄和表達。


小時候因家境貧寒與哥哥住一間房屋

兩間朝南的平房中間夾一間豎長的客廳,坑坑窪窪的泥土地面上著一間廚房和一個豬圈,這便是她家的全貌。

小時候,父母住在東邊那間房屋,她和哥哥則住在西邊的那間平房裡,卧室里放著兩張小床。換衣服、洗澡的時候,一個人把水桶拎進房間把門關上,另一個人出去呆著。

家裡日常開銷靠父親在外打工和母親種地、養豬維持,青菜是家裡每天的食物。再長大一些,母親也去外地打工,哥哥上中學、大學住校,她開始跟著爺爺在村裡上學、生活。

Advertisements

在上初中前,她把輟學的想法告訴了父母。那天,回校收拾完東西後,她蹲在學校門口哭了很久。

莉娜學習成績在班裡的排名一直都是前10名。她還記得自己拿過兩次三好學生獎狀,一次是考試第二名,一次是考試第四名,當時班級里有五六十名學生。相對那些在課堂上聽不懂老師在講什麼需要另謀出路的同學,她的成績屬於「可以繼續讀書」的一類。

那時候我父母傳遞給我的信號就是家裡沒錢,所以我要提出輟學。提出輟學的時候父母沒有阻攔,就問我想好了沒有。」莉娜說,在自己家鄉,很多父母往往更關心兒子,而對女兒的期待就是,希望她們趕快嫁人,早的十八歲,晚的也不會不超過二十二三歲。


2009年下半年,輟學的莉娜跟著親戚進入了江蘇無錫一家工廠做羊毛衫套口縫合學徒,10多歲的她每天跟著師傅把一件衣服各個部分拼在一起,起初沒有工資,兩三個月後,每月開始有一兩百元(人民幣,以下皆同)的補貼。

Advertisements


「終於可以學門手藝掙錢了」,這是她給自己的第一次外出打工做出的評價。廠里的宿舍不大,三張上下鋪的鐵架床,住6個人、吃飯是自己拿個飯碗放上生米和菜,到廚房統一上籠蒸。」


半年後,因為親戚要回家帶孩子,她也跟著離開了工廠,輾轉到了蘇州一家紡織廠工作。在這家廠里,莉娜主要操作機器做刺花,機器24小時運轉,工人一天兩班倒。在這裡,她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份上千的月薪。 「原來自己可以掙這麼多錢。」是她對自己第二份工作的回憶。

重男輕女觀念讓她覺得買房可以有安全感

Advertisements

長時間在廠里工作,莉娜覺得自己就像個機器人,見不到外面的世界和人。雖然厭倦了工廠的工作和生活,但為了賺錢她只好選擇堅持。

記得小時候過年,家人給男孩20元紅包,給她5元錢。平時父母給零花錢,給她哥哥2元錢,而她偶爾有5毛錢。她從小就很獨立,父母種田或者上班會把她鎖家裡,莉娜經常自己睡覺,經常把掛在門上的珠鏈取下來披在頭上自己玩,餓了就隨便做點吃的填肚子。除此之外,莉娜還要照顧家裡的幾頭豬,給它們拌食。


提起對房子的執著,莉娜想了一會說,可能是因為小時候缺乏關心,缺乏安全感。「我看到過一句話說:童年會影響人的一生,有的人用一生去治癒童年,有的人用童年去治癒一生。我也一樣。」


莉娜從小就有很強賺錢欲。小時候沒有零花錢,看到別人有零食吃就很羨慕,總想著掙錢給自己買東西,但那個時候還沒有想過要買房子。出來打工後,總是希望自己快點成長起來,賺錢養活自己。

Advertisements

隨著年齡漸長,這種急切逐漸演變成一個對房產的強烈執念——她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準確的說,這個執念從十七八歲第一次創業開花店時就萌發了,而在她輟學那年,這個執念的另一面是「一個溫馨、靠得住的家。」

由於父母外出打工,陪伴、關心莉娜的時間少之又少。在此後的時間裡,沒有安全感、渴望被照顧的莉娜,開店、買房的想法更加堅定,並一步一步進行。


在莉娜決定開花店之前,她身邊有親戚朋友開服裝店,每季度都有囤貨買不出去,也就有人建議她不要開服裝店。最終,受不了工廠機器人般工作的她了解到花店成本低利潤高,就決定開一家花店。沒有任何開花店經驗的她辭掉了工作,開始沿路尋找招工信息。

在花店打工時,莉娜用一星期的時間跟著老闆學會了如何包裝花束,莉娜包出來的花束樣式甚至比老闆包的還要受歡迎。老闆不在的時候,有貨車到店裡送花,她便會詢問對方貨是哪裡拉來的,運輸價格是多少,並記下對方的電話。

Advertisements

為了創業到花店偷師學藝不敢領工資

一個月後,莉娜從打工的花店消失。消失當天,花店老闆給莉娜打了10餘個電話,起初她並不敢接聽,沒有說過謊話的她不知道如何給老闆解釋。關機逃避,內心依舊無法平靜,最後莉娜接聽了老闆的電話,她向老闆解釋自己家裡有些事情,無法繼續幹下去,老闆要把當月3000多元的工資給她,她也不敢要。「最初我去花店打工就不是為了掙錢,後來我也沒有要老闆的錢。」


Advertisements

當時的莉娜還在蘇州,19歲的她並不懂得如何選址,只是跟著價格走,哪裡房租便宜就把店開在哪。「城區鬧市一間房子年租金要個三、四萬都不算最貴的,我的店選在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年租金1萬多元,簡單的裝修不超過500元,再加上其他的整個店盤下來共花了3萬元左右。」


我喜歡零成本創業,每次進貨不超過1000元,玫瑰、荷花、康乃馨、滿天星……平時一束包裝好的花賣一二百元,每天能掙五六百元。趕上普通的節日一天能掙一兩千元,到了情人節、母親節、三八婦女節,價格則會上浮一些,一天能上萬元。


為了掙錢的莉娜經常去市場跑,去飯店、KTV推銷。將自己的聯繫電話印到名片上,放到合作的超市等地方拓展客源。她如今購買房子的首付也基本是這個時期攢下來的。有一次遇上情人節,莉娜一天就賺了2萬元。


當時開花店利潤挺高,一枝進價一元的玫瑰花對外售價10元。「那時候就是白天開店,晚上通宵備貨。雖然累了些,但是開花店還挺浪漫的,每天面對那麼多鮮花,聞著各種花香,讓人很快樂。」


有一年情人節,莉娜遇到一位男士訂花,這位男士分別定了520款(520朵)和999款(999朵)的玫瑰花。莉娜說,這位訂花的男士訂購的花是分別送給老婆和情人,雖然自己內心是非常看不起這位男士,不願意幫助這位男士扎花,但需要生活和攢錢買房的她只好屈服於現實。


在情人節前三天,莉娜每天晚上都在扎花,扎的頭暈眼花。在這期間,也讓她更加認識到男人的不可靠。

「後來,我遇到買很多花送不同情人的訂單就太多了,漸漸的也就習以為常了。」有土豪開車到店門口甩下一沓錢訂購4束玫瑰花分別送到四個情人家中的。莉娜介紹,當時那位土豪也不選花,寫的四張賀卡內容除了人名不一樣,其他內容都是一樣的。還有男的在老婆懷孕情況下,依舊買花送情人……

想午後躺在沙發上讓被風吹動的窗帘拂過臉頰

種種經歷讓莉娜變得更加獨立和覺得男人不如房子可靠,面對感情她變得更加防備。但習慣獨立的莉娜有時候也會覺得一個人太累,渴望遇到真愛,想像小女生一樣被人疼愛和陪伴。比如午後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或小說,讓被風吹動的窗帘拂過臉頰,小貓卧在腳邊,和男朋友分享著零食漸漸入睡。


「其實到了我十七八歲的時候,我的父母對我的關心有所增加,可能是他們覺得小時候對我有虧欠吧。」莉娜在母親節的時候會送母親鮮花,有時間了會去母親工廠給母親帶一些水果,在父親節的時候會給父親發紅包。雖然家人對莉娜的關心多了,但當兩年前莉娜提出想要自己購買房子的時候,父母依舊是反對的。


莉娜說,當時父母聽到她要獨自買房的想法時覺得她是神經病,他們覺得女孩要嫁人,找了老公之後會有房子住的,現在買回去了也沒有用。他們以為莉娜打工這些年不可能掙夠房子的首付。「他們給我洗腦,我也給他們洗腦。我就說我憑什麼不能買房?我有自己的房子挺好的,現在都已經是21世紀了,不是過去那一套理論了。」


打工10年掙的錢,除去日常開銷,莉娜只攢了20萬元(約80多萬新台幣)左右。買房前莉娜考慮過公寓,首付可能10萬元不到,但公寓是40年的小產權,日後不好轉手。後來只想在泰州買一套70年產權的80平米兩室一廳的房子,而大產權新房在泰州當地只有100平米以上的,首付要30萬元左右,這讓莉娜陷入了困境。


面對經濟壓力,她只好向姑姑講述了自己的想法。加上從姑姑那裡借來的10萬元,莉娜在荒無人煙的郊區買下了一套120平米的房子。莉娜或許是售樓部最省心的一位購房者,她沒有詢問房子周邊未來的配套規劃以及升值空間,也沒有查看開發商是否有建築許可證、房屋預售證,只是知道開發商是國企,便選了一個自己喜歡的樓層簽下購房協議。


2019年,莉娜買下了這套8500元(約3萬六千多新台幣)一平米的房子,在莉娜買下後她沒有告訴家裡人。她的表哥也是在今年開發商交房後,莉娜找到自己詢問裝修的事情時才知道的。在此之前,雖然莉娜平時和表哥有交流,但莉娜具體在做什麼,表哥也沒有問過。


如今,莉娜成為小區里第一個住戶,小區所在地段成為了當地的發展新區,臨近河畔林蔭道以及萬達,房價漲至每平方米12000元。她的家人從過去不欣賞莉娜,轉變為覺得莉娜挺有思想的,覺得這房買得還不錯,是「真香」。

意外走紅後不敢再直播賣貨,但不改賺錢夢

布滿灰塵的地面,裸露著管線的天花板和堆滿沙子、紅磚和雜物的房間,起初莉娜害怕讓別人覺得住在這樣一套房子里丟人,不願意發朋友圈和視頻。當看到有人在短視頻平台上分享入住毛坯房的生活,這大大激勵了莉娜,她開始用同樣的方式記錄自己的生活。「我還在攢錢裝修,但一點也不嫌棄住毛坯房,裡面的一把泥土,一個灰塵,每一平米,都是我辛辛苦苦掙來的。」


起初莉娜記錄自己入住毛坯房生活的視頻不敢露臉,她發朋友圈自嘲自己住的房子是敘利亞風格(房子裝修後的風格就像毛坯房一樣)。但看到很多人通過視頻私信自己,勵志要像她一樣學會獨立堅強,她才開始和網友互動,敢於露臉。


另外,隨著自己年齡逐漸增長,莉娜身邊同學朋友基本上都已經結婚,甚至離婚、二婚了。隨之而來的,是婚姻中的一些可能存在的現實問題。有了自己住房的莉娜覺得自己生活上更有底氣了,雖然結婚不會要求男方必須有房,但她覺得如果有一天結婚和丈夫吵架,或在婆家受欺負不開心,別人叫她滾,她至少有一個去處,不一定非要回娘家。


網上有很多質疑,在莉娜解釋和拍攝房間整個情況後,仍有一部分人不相信,並對她進行辱罵,她也學會了用更黑的話來回擊。

談及這次意外走紅,莉娜的表哥表示,媒體報道第一天,就有很多朋友和顧客告訴他莉娜上了熱搜,詢問是不是莉娜他的表妹。每天忙於裝修的表哥並不知道什麼是熱搜,只是覺得有很多人詢問自己,臉上特別有光、有面。

莉娜則表示,自己非常當初後悔輟學的行為,她認為自己表達能力有點欠缺,如果讀更多書也許會好點。莉娜說很羨慕能上大學的人,表示以後要加強自學。之前她諮詢後如何讀夜校,但渴望快速積累財富的她並沒有時間、精力和學費。

之前曾用其他賬號直播賣家紡的她也不敢再繼續,因為有人說她是炒作,很快就會直播帶貨,但這是她走紅之前收入的一部分。

有裝修公司表示可以幫她免費裝修,但莉娜婉拒了。莉娜表示之前表哥也說過要幫她裝修,她都拒絕了,她覺得通過自己付出得到的才最滿足。

7月10日下午,莉娜在一家超市購買晚餐食材,原本只買了些生菜準備吃米飯的她覺得要去買條魚,她想讓網友知道,單身女孩一樣可以過得很好。她在19元一斤的賣魚攤前停留了一分鐘後,買了7元一斤的雞胸肉,在賣米的地方轉了一圈後選擇了2.39元一斤的散大米。

但在購買化妝品上,她想對自己好一些,畢竟是塗在臉上的東西,一般會買牌子的。

「現在我自己有房子住,以後等父母老了可以把他們接進來,感情就順其自然吧,不強求。」面對裝修房子和還貸壓力,莉娜算了一下,跟著表哥打工每月基本工資3000多元,加上業務提成,賣螃蟹、做微商之類的收入,每月能掙8000多。


她說自己喜歡自由,以後還會選擇創業開店,具體做什麼沒有想好,但距離過上自己嚮往的生活不會太遠了。說完,停更的她又發了一條記錄生活的視頻。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