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最後一位「大內高手」!寸步不離貼身保護慈禧 武功高超「絕密技藝」強到你不敢信:電影場景成真

科技迅猛發展的21世紀,那些所謂的絕密武功,高超技藝,蜻蜓點水於水上,奔騰遊走於樹間,似乎也成為了「電視劇」中的場景。更有甚者,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便是「那是只有電視劇里才會出現的事情。」

那麼,這「大內高手」真的僅存在於電視劇中嗎?其實不然,歷史過於久遠無從認證,距離如今最為貼近的當屬清王朝,世人記住清王朝的腐敗、興盛的同時,也不會忘記這最後一位武藝高強的大內高手。

Advertisements

1870年,宮寶田出生。身材瘦小,其貌不揚,鼻樑上架著水晶眼鏡,眼睛卻是炯炯有神,這是晚年時期,宮寶田留給眾人的印象。而在這之前的很多很多年,彼時的宮寶田正處在少時年華,家境貧寒,為了生計,他經常做的便是去給王府送米。這一來二去的漸漸也就同王府的人熟悉了起來,也是這樣,宮寶田認識了尹福,並且被他收做弟子。

尹福是董海川的得意弟子,再加上他對宮寶田的重視,董海川這位八卦游身連環掌始祖,自然也就對宮寶田愛屋及烏起來。

在宮寶田拜尹福為師,苦練技藝的幾年以後,董海川親自授予宮寶田秘訣以及八卦拳譜,多年錘鍊,一朝既成。

23歲這年,宮寶田的武功就已經不容小覷了,他不僅打敗了許多武林高手,還憑藉他那精妙的輕功,得了個「宮猴子」的稱號,穩坐「膠東武林第一把金交椅」。

Advertisements

才能顯現,宮寶田自然也就不再單純的遊走江湖,1897年,27歲的宮寶田被召入清宮,成為了護衛首領。

清王朝此時其實已經走向陌路,然宮寶田依然勤勤懇懇,守夜時就窩在庭院內旗杆下的木盒內,有風吹草動可便隨時探查。

Advertisements

1900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的時候,本著為人臣子的衷心,宮寶田護著慈禧和光緒成功脫逃,一路向西。

此期間,宮寶田獲光緒賜金牌一面,黃馬褂一領,一時之間可謂風光無限,但是於宮寶田來說,內心深處的疲憊更甚。

清王朝的腐敗昏庸,宮寶田看的分明,最後,選擇了以病為由,隱居家鄉,更是從此過起了隱居生活,深居簡出,這麼一晃就是17年的光陰。

1922年,東北軍閥張作霖聽說這個曾經所謂的清宮大內高手宮寶田還活著,便動了想要拉攏他到自己身邊任職的心思。

Advertisements

這天,一個道士帶著張作霖的命令,來到了宮寶田的門前,敲門應聲后,看著眼前的「大內高手」,言道:「我是奉張司令的命令來的,想要邀請您任奉軍武術教官,以及張司令的貼身保鏢。」

聽到來人的請求后,宮寶田原本皺緊的眉頭皺的更深了,同來人推託自己再考慮考慮,便送走了這個道士。

Advertisements

回到屋內,宮寶田煩悶的走來走去,若是可以,他並不想去擔任這所謂的武術教官,但是,局勢動蕩不安,就算留在家裡,真的就可以獲得安寧了嗎?

如此,愁腸百結,最後,宮寶田還是決定走上一遭,於是便帶著兩名徒弟,按著道士交代的地方前去。

Advertisements

雖是盛名在外,然宮寶田的為人,其武藝究竟為何,其實張作霖的心中並無定論,為顯莊重,張作霖給宮寶田辦了一場接風宴。

這次宴席,也是宮寶田與張作霖的第一次見面,當這個身材矮小,其貌不揚的宮寶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的時候,張作霖一時不知該做何表情。

「這個真的就是所謂的『大內高手』嗎?」心下不解,面上不顯,張作霖雖嘴上沒說些什麼,但是心裡終究還是存了想要試探一二的想法。

從清宮混跡而來,宮寶田又豈會看不出張作霖心中所想,酒至半酣,宮寶田道:「不知可否,讓在下見識見識張司令的槍法,鄙人可做把子。」

Advertisements

此言一出,原本鬧哄哄的酒桌瞬間安靜了,大家都吃驚地看著宮寶田,畢竟張作霖的槍法是眾所周知的。

夜間打百步外的香火頭都百發百中,於張作霖而言,槍杆子比筷子要更為熟悉應手,宮寶田的這番請辭,無疑是白白送命。

不止在座的眾人,張作霖也是這般想的,「媽拉巴子的,不要命啦?」

誰知宮寶田只是笑而不語,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張作霖不好再勸,只好答應了宮寶田的請求。

眾人移步至花園中,每個人都緊張的看著宮寶田,希望他能夠及時止損,而宮寶田只是信步走到了20步以外的地方,面對著張作霖站立。

張作霖逃出手槍,看著宮寶田:「打你左肩。」

語畢,子彈射出,站在20步開外的人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毫髮無傷,張作霖心中納罕,再次開槍:「打你右肩。」

宮寶田依然微笑的站在原地,兩擊未中,張作霖也有些著急了:「媽拉巴子的,你小子是存心出我的丑哇!」

一語落地,掏槍準備再次射擊的時候,卻發現眼前的人不見了,接著傳來身邊人的驚叫聲:「大帥身後!」

當張作霖反應過來,急忙準備轉頭的時候,自己的眼睛已經比宮寶田給蒙上了,張作霖愣了一瞬,接著將手裡的槍扔在地上,哈哈大笑不止:「媽拉巴子的,還真有兩下子來,本帥服啦。」

至此,張作霖的心中再無對宮寶田的不信任,宮寶田也走馬上任,明為奉軍總教練,實為張作霖的貼身保鏢。

在張作霖的身邊,宮寶田盡到了一個身為「保鏢」應盡的責任。

一次,日本人舉辦了一場聚會,張作霖應邀出席,抵達宴會場之後,張作霖剛要落座,就被宮寶田一把推開了。

與此同時,宮寶田一腳踢翻了座位,隱藏在座位底下的短刀漏出,直射進了天花板,沒有絲毫猶豫,宮寶田拉著張作霖飛快向門外逃去。

跑出門后,還沒有走多遠,迎面又來了一輛洋車,宮寶田當機立斷,在張作霖的馬屁股上猛的抽了一鞭。

那輛迎面而來的洋車在一聲「轟隆」中爆炸了,原本護著張作霖的兩個衛兵也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張作霖卻成功脫險。

這接二連三的奪命事件,均因為宮寶田的存在,張作霖得以次次化險為夷,對宮寶田也就愈發的信任和重用,兩人更是形影不離。

1928年,宮寶田奉命留守北平保護張學良,而張作霖則自己獨身乘專車回瀋陽,途中卻不幸遇難而離世。

這於宮寶田來說,雖無過,卻感念失職,於是,宮寶田向張學良提出了告別之後,就離開了這個自己奉職6年的地方,回到了故鄉,開班授課。

1941年,許世友來到了宮寶田的故鄉,看望這個久負盛名的「八卦拳大師」。

見面的寒暄過後,許世友同宮寶田進行閑聊,言語中透出想要了解八卦拳的功底和游身八卦拳的奧秘時。

宮寶田淺淺一笑,道:「八卦游身連環拳主要是形似蛟龍,敏捷善變,剛柔相濟,動如閃電,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奧妙。」

二人相談甚歡,宮寶田於是也給許世友演繹了一番,他讓一位同志站在他對面往他身上潑水,自己用刀格擋。

這在世人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宮寶田卻是說的一臉的直率坦誠,兩相站定,那位同志使出渾身解數。

先是用嘴噴,接著用手撩,不論同志如何努力,宮寶田的身上沒有濺到一點水,藉助刀的格擋,水流全部擋開了。

結束之後,宮寶田臉不紅、氣不喘,渾身上下看不到水漬,然反觀那個潑水的同志,卻是活像個落水的雞,全身淋了個透。

眾人見此無不欽嘆宮寶田的武藝高超,他的獻技到這裡也並沒有結束,接著,徑直走向莊稼地里摘了一粒綠豆。

「哪位同志能用雙手將這綠豆搓碎?」

看著被宮寶田高舉在頭頂的綠豆,人群中有些青年躍躍欲試,跑上前來,接過綠豆,使勁揉搓,可是不管怎麼努力,那綠豆始終是滑溜溜的一個。

眾人逐一試過之後,皆敗興而歸,宮寶田拿過綠豆,兩手往胸前一收一用力,那綠豆瞬間就被搓成了粉末。

嘖嘖稱嘆聲,響徹在宮寶田的周圍。

隨後,宮寶田指著樹枝上的柳燕雀,問道:「哪位同志能一槍把這樹上的柳燕雀崩下來?」

許世友笑著拍了拍身邊的警衛員小廖:「你給我打下來。」

小廖應聲前去,一槍射過,柳燕雀掉落在地上。

宮寶田撿起燕雀后:「你這小夥子真有好槍法,看你能不能打著我頭上戴的這頂氈帽嗎?」

說著,宮寶田已經走到了20步以外的地方,拿著跟兩尺長的棍子將帽子高高的舉起:「我喊一、二、三,開槍,你就打。」

許世友見此自然是關心宮寶田的安危的,但是此時他明顯正在興頭上,自是不好勸解,於是,只能低下頭悄悄得吩咐小廖:「打不著也沒關係,千萬要注意老人的安全。」

小廖點了點頭,對著宮寶田的方向開槍射去,只是槍響結束之後,視線裡面卻見不到宮寶田了。

眾人一時之間。精神高度緊張,四處張望著尋找的時候,宮寶田從右邊的高粱地里躍出來,高聲喊道:「同志們,我在這裡。」

大家放下心的同時,也看到了高寶田手中拿著的帽子,自是免不了,又是一陣唏噓。

這天,可謂是宮寶田71歲這年最為開心的日子,許世友的武功底子不弱,兩人更是談了許多關於武功的事情。

「我年歲大了,腿腳也不靈便了,今天我只能和一個女同志賽跑了。」

接著,宮寶田從人群中挑選出一名女同志:「來來來,由許司令員做裁判員,我蹲著跑,你站著跑,看誰先跑到地東頭。」

許世友自是樂見其成,見二人已經站於同一起跑線上,便開始發布號令:「預備,跑!」

接著,二人就開始拚命的奔跑,這200步的距離,宮寶田靠蹲著跑甩女同志20多步之遠,在場眾人再次激動拍掌。

宮寶田也在一片掌聲中同許世友坦誠:「我這『蹲行法』也是董海川師傅傳授給我的。」

其後,宮寶田與許世友二人又開始切磋刀工,許世友受到感染,與在場的所有同志作了好一番的言辭教導。

最後,許世友面向宮寶田,恭敬萬分:「咱們的老前輩義氣如天,篤信友誼,忠貞不貳的美德才算是真功夫啊!」

「您看到帝國主義侵略和清政府的媚外腐敗,不堪忍受窩囊氣,在救國思想的驅使下,回到老家創辦『拳房』,傳授技藝,培養武術高手,打日本鬼子。」

「這種愛國愛民的高貴品質,才算是真功夫啊!」

宮寶田連連推辭:「許司令過獎了,過獎了。」

許世友的話到這裡也並沒有結束,「同志們,武術界有句『力由心生』的話,你們明白是什麼意思嗎?」

「拿現時的情況說,有了愛國之心,有了愛民之心,有了對日本鬼子的無比仇恨之心,才能產生打日本鬼子,保祖國的無窮無盡的力量。」

大家都聽的專心,更是表示深深的認同,許世友藉此機會同宮寶田提出了邀約:「老前輩,您可否到膠東軍區創辦短期訓練班,傳授技藝?」

宮寶田自是一口答應,訓練班也就辦了起來。

宮寶田二次歸鄉,最為滿足的就是開班傳道授業,夢想著能夠培養一批武藝高強的青年人保國御夷。

其實,在與許世友相談甚歡之前,老人就已經擁有了一個十分滿意的徒弟——王壯飛,雖曾受教於他人,但自拜師那日起,王壯飛始終相伴宮寶田身側,勤勤懇懇。

12年的時間,王壯飛如影隨形般相伴身側,苦習技藝,宮寶田也毫不吝嗇,傾囊相授,終於讓他成為了八卦拳的第三代宗師。

如果說,培養出王壯飛是師門得以傳序,那麼應邀前去膠東軍區開訓練班,便是系統的為保衛祖國積蓄力量。

只是可惜的是,訓練班並未開辦太久,隨著1943年日軍大掃蕩,宮寶田也患有重病,本欲回家休養,誰知,不久就長眠不醒。

1943年農曆五月二十五日,由於病症得不到救治,宮寶田與世長辭,終年73歲。

2013年王家衛的電影《一代宗師》中,「宮羽田」的原型便是結合了宮寶田及其師兄李存義的生平事迹。「聽我師傅講,宮寶田輕功很厲害,能用手指捻著滴水檐的尖兒,從東到西走個來回……」80餘歲的宮寶田徒孫於岐富這般說到。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