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歲喪母!兩歲父親入獄「孤女遇愛心媽媽」 20歲考上大學來到她身邊:母女情續寫成一輩子


「我擔心那邊的媽媽會不喜歡我,如果我做錯什麼事,她可能會發脾氣」。

李勒優正穿著自己最好的衣服在去大連的路上。

這也是她第一次走出雲南省紅河縣。


Advertisements

「天吶,她還穿著涼鞋啊」。

此刻大連機場的溫度已是零下攝氏度,吳麗又心疼又愧疚地說。


Advertisements

然後,就趕緊朝著「新女兒」李勒優跑去了。

眼前這個衣著髒兮兮,背著粉色書包,留著齊劉海的小女孩正是她用自己處在叛逆期的兒子崔晉換來的。


Advertisements

這是兩人第一次見面,吳麗將自己身上的貂皮大衣穿在了小勒優的身上,然後聽著耳邊靦腆地傳來一聲「媽媽」。

兩人一路小跑回車裡,吳麗一邊埋怨自己沒有考慮周全,一邊詢問小勒優的家庭情況,迫不及待想知道這個遠道而來的女兒的所有信息。

得到的答案卻是:沒有媽媽,去世了。


Advertisements

本就很想要一個女兒的吳麗一下子愣住了,然後眼眶又一次濕了。

她看著眼前這個乖巧可愛的女兒耷拉著眼睛,更加自責和心疼,不敢繼續問下去了。

這是李勒優在遇到吳麗之前的人生,但還不僅如此。


Advertisements

1、孤女李勒優和叛逆小子崔晉,最初的模樣

2002年,李勒優出生於雲南省紅河縣的一個小村莊,落後,貧窮。

一歲的時候,親生母親意外去世,父親第二年又因重罪鋃鐺入獄,從小就失去了父母的她只能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家裡十分拮据,甚至連日常吃飯都是問題。


Advertisements


為了供她上學,年邁的爺爺奶奶只好外出打工,平常就留小勒優一個人在家裡。

晚上睡覺時,她需要將繩子的一頭綁在門上,然後再將繩子的另一頭綁在自己的手上,這樣一旦有人進來,她就可以立馬醒來。

Advertisements


這個怕黑的小女孩,在白天卻是一個無所不能的小戰士。

上山砍柴,做飯挑水,餵豬餵雞,這些都是李勒優每天都要做的家務活。



身高才一米三的她可以將自己照顧得很好,卻還是會因為同學的嘲笑而流淚。

笑她整日穿著破爛衣裳,笑她沒有父母,笑她連條褲子都買不起。


小的時候,她會經常追著奶奶問:為什麼自己沒有見過爸爸媽媽?

直到6歲的時候,瞞不下去的奶奶才告訴她事情的真相。

原來媽媽並沒有給自己出去買糖,更不會帶著大大的棒棒糖回來。

爸爸也不會在自己長大後回來看望自己。


真相總是令人難以接受,何況是一個才6歲的小女孩呢。

李勒優經常一次次地跑到大山裡哭著叫媽媽,只是大山的那頭從來沒有人回應她。

這就是李勒優13歲之前大山裡的生活。

沒有曙光的日子,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將她磨礪成一朵長在岩石縫中的小花,堅強成了她的保護色。


直到2014年湖南衛視《變形計》欄目找到她,才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

和她一起改變的,還有和她互換人生的哥哥崔晉。


在臨出發前,她還不忘給哥哥崔晉留下紙條,告訴他豬食怎麼做,每一步都寫得清清楚楚。


還有自己捨不得吃的臘肉,都留給了那個放著城市生活不過,來體驗大山生活的叛逆哥哥。


小小的她無法理解,她只知道,有媽媽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而崔晉的叛逆,只是因為父母離婚。

離婚後,母親吳麗隻身帶著12歲的崔晉住進了出租房裡,生活條件極速下降。

晉媽整天忙於事業,無法面面俱到地照顧他,晉爸又遠在外地,崔晉感受到的就是無盡的孤單。

「恨他倆,愛我為什麼還會分開呢?都是假的」。崔晉難過地說。

在他眼中,愛就應該是一直陪著他。


正處于敏感叛逆期的崔晉開始爆發——抽煙喝酒,夜不歸宿,打架逃學,偷光了家裡所有的錢,還變賣家裡的首飾,甚至大冬天跑到海里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兒子的種種行為讓晉媽忍無可忍,他害怕兒子哪天真做出什麼不可挽救的過激行為,只好求助《變形計》節目組。


「這樣的孩子生出來就是罪孽」。

「我過的是地獄一般的生活」。

吳麗在採訪時這樣說道。



讓她意外的是,兒子居然同意參加《變形計》,或許是太久沒有見到父親了,而《變形計》可以讓他和父親好好地相處30天。

這對崔晉來講,充滿了誘惑。


就這樣,崔晉和李勒優短暫地互換了人生。

崔晉和父親體驗大山的酸苦生活,李勒優體驗擁有母愛的城市生活。


2、互換人生的兄妹,找到了生活的顏色

「李勒優嗎?我是大連的媽媽」。

這個少數民族女孩的到來,填補了晉媽沒有女兒的遺憾。


接到女兒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帶著優優去買新衣服,吃海鮮,讓這個女兒趕緊體驗一把有媽的感受,給她最好的愛。

在飯桌上,晉媽主動掰下一塊龍蝦肉喂到女兒嘴邊。

當李勒優夾起菜喂她的時候,她又一次流下了眼淚。


「媽媽不哭哦」。

這是李勒優第一次體會到原來「媽媽」是這樣的一個存在。

那一個月里,晉媽帶著女兒吃飯逛街滑雪,還會主動告訴朋友,這是我女兒優優,完全把這個才剛見面不久的女孩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女兒。


知道女兒怕黑,所以她每天晚上都摟著女兒睡覺。

有一次因為工作原因晚上不能回來,恰巧準備睡覺的李勒優又遇上了停電。

她幾乎是哭著入睡的,第二天一見面,她就給了晉媽一個擁抱。

這是小勒優來到大連後和媽媽的日常互動。

13年來,那些沒有媽媽的日子,晉媽都在以最溫暖的方式彌補她。


每一聲媽媽,都有一句回應。

真摯且熱烈地告訴她,我就是你「失而復得」的媽媽。

還帶著勒優去拍了母女寫真,晉媽說:

「想把我們這段母女情記錄下來,續寫下來,甚至一輩子」。


在從來沒有享受過母愛的小勒優眼中,晉媽給了她全世界的愛,全世界的溫暖。

她不由自主地說:「真想把你帶回家」。

她知道,如果不能把這一份母愛帶回家的話,那她幾天後又是從前那個穿著破爛衣裳、會被同學嘲笑的李勒優。


據說,兩人的台詞都不是節目組安排的,而是真的有感而發。

有一次,老師讓大家寫一篇關於媽媽的作文。

李勒優聽著大家口中的媽媽是這樣或者那樣的,她一個人默默地哭了。

那些別人再普通不過的母女交流是她從來沒有享受的母愛。

「來到大連後,我也有媽媽了。她給我買了好多好吃的,去了很多好玩的地方......媽媽,我愛你」。

讀著作文的小勒優此刻已經淚流滿面了,感同身受的還有她大連的媽媽,也是她唯一的媽媽。


母愛,一直都是雙向奔赴的,它並沒有缺席小勒優的生活。

在離開大連之前,同學問李勒優:

「你還會再來大連嗎」?

「會的,我考上大學後會來」。


大連這座城市,成為了小勒優的夢想。

在這裡的每一天,都是被愛包圍著的。

她捨不得離開,而另一邊的崔晉,正在哭著鬧著要離開紅河縣。

他晚上的時候就睡在豬圈上方,白天需要去地里幹活,一言不合就和節目組的工作人員大打出手,因為節目組不讓他抽煙打電話。

他體驗的這些,不過是一個13歲小女孩的日常,甚至連五分之一的苦都沒有。


一次次的情緒爆發,節目組害怕他再做出什麼過激行為,只好給他撥通晉媽的電話。

「我怕雞怕的要死,三天我都呆不下去了,我想你想的要命......」

崔晉哭得撕心裂肺地和晉媽吐槽紅河縣的生活,質疑為什麼別人都有爸爸陪著,而他的爸爸現在連影子都沒有出現。

或許對崔晉而言,最難過的並不是這裡惡劣的生活條件,而是說話不算話的父母。

明明父親說好陪他一起來的,現在自己卻是一個人。

這是對兒子的欺騙,背叛。

好在第二天,晉爸就趕來了,一個簡單的擁抱暫時讓崔晉忘掉了前一晚的情緒。


在剛開始的那幾天,父子倆幾乎忘掉了所有的不開心,像朋友一樣地開玩笑。

崔晉會在晉爸洗頭的時候一直給他擠洗面奶,晉爸會在兒子脫衣服的時候故意把遮擋物拿開。


可惜好景不長,父親的身份擺在那兒。

他還是不忘教育崔晉,認為崔晉不懂事,太依賴父母,他不懂他和晉媽的分開為什麼會讓兒子有這麼大的改變。

但崔晉只覺得晉爸根本沒有資格管自己,自己現在的這一切,都是父母造成的。


令人沒有想到的是,晉爸比崔晉更先情緒崩潰。

崔晉賭氣離開的時候,晉爸直接跳進泥潭,猛扇自己巴掌,背著兒子哭了起來。

他自責,一場原本給崔晉的變形計成為了父子倆的救贖。


在這場風波過後,父子倆總算明白了對方的心思。

兒子要的是父母的陪伴,父母要的是兒子的懂事。

變形計,其實需要改變得不僅僅是孩子,更需要父母的反思。


3、徹底改變了命運軌跡的「異姓兄妹」

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晉媽把小勒優送回了大山,順便接崔晉回家。

一見面,晉媽就給了崔晉一個擁抱。

和女兒相處的這段時間,晉媽才明白,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他們都想要父母可以陪在自己的身邊。


「就渴望爸爸和媽媽多給一些陪伴,多陪陪我」。

崔晉終於把心裡話說給了父母聽。



這是崔晉要的親情,所有的叛逆,不過都是想要更多的注意力在自己身上。

他說自己寧願要一個撿廢品完整的家,也不想要一個資產過億,但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家。

他們一家的團聚,也意味著小勒優要和晉媽分開了。

在晉媽帶著崔晉離開的時候,小勒優崩潰了,她一遍遍的哭著喊著叫著「媽媽」。


晉媽也是三步一回頭的看著女兒被奶奶拉了回去,兩人哭到不能自已。

這個帶著皇冠,穿著粉色衣服的小女孩,自己又親手把她送回了山裡。


雖然在離別之前,晉媽特地給小勒優買了一部手機,讓她隨時給自己打電話。

「缺什麼就打電話告訴媽媽,媽媽給你寄過來」。晉媽一次次的囑咐女兒,生怕大山虧待了自己的寶貝。

就這樣,幾人哭著分開,就連崔晉都哭了。

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李勒優。

離別的這一幕,並不是節目組安排的,這樣的場面,也同樣感動到了他們。


原本故事到這裡就戛然而止了,但真如晉媽所說,她將自己和勒優的這段母女情續寫成了一輩子。



還沒等幾人回到大連,晉媽就打通了當地民政部門的電話,想要諮詢領養小勒優的手續和流程。

可惜離異帶娃的晉媽並不符合收養條件。

但她承諾,只要勒優願意,自己永遠是她的媽媽。


晉媽沒有食言,她以資助人的身份將這份母女情續寫了下去。


沒過多久她就將勒優接到了大連讀小學,但因為教材不同,小勒優完全跟不上大連的學習進度,主動提出回到雲南讀書。

並且也向晉媽承諾,自己一定努力,大學一定考到大連來。

之後的每一年寒暑假,李勒優都是在大連度過的。


晉媽把她當成親生女兒,而崔晉也把李勒優當作親生妹妹一樣。

帶著她吃飯見朋友,逢人就告訴對方,這是他們家的妹妹,一步步讓李勒優擺脫了自卑敏感的性格。

有空的時候,晉媽和崔晉也會去雲南看她,給她驚喜。

晉媽不僅完全負擔了李勒優的生活,還會經常看望爺爺奶奶,家裡的很多東西,而這些都是崔晉置辦的,當年的那個混小子也不再犯混了。

他說,從雲南回去之後,晉爸也變得愛表達了,兩人經常聊天,會把思念說出口,和晉媽也再沒有吵過架了。


他還說,自己和李勒優就是沒有血緣關係的親兄妹。

現在的崔晉是出了名的寵妹狂魔,每次只要李勒優回大連必接機,準備好小女孩的衣服鞋子,將妹妹的生活照顧的井井有條。

「我和你說過了,每年都會陪你回來拍一張照片」。

八年了,年年如此。


害怕妹妹考不上大連的大學,崔晉更是斥巨資把李勒優接來大連補課,光是學費就是大幾萬。

今年李勒優20歲了,如願考到了大連,成績比預估時還高出不少。


有人說,在自媒體時代,李勒優成為了晉媽和崔晉兩人的流量密碼。

但什麼樣的流量密碼,才可以讓晉媽如此心疼自己的寶貝女兒呢?

在高考結束那天,晉媽穿著旗袍,和崔晉一起手捧鮮花在校門口等李勒優出來。

晉媽抱著女兒哭了,大概只有做母親的人才會懂得原因吧。


李勒優上學的地方比不上大連,她心疼女兒這幾年的付出和生活。

雖然她對待女兒很大方,但女兒依然捨不得花錢。

有一次,李勒優帶著她來「吃大餐」,結果是一份13塊錢的自助。

晉媽飯都沒有吃完就回到了車裡,她哽咽的說:

「早知道這樣,8年前,就是排除萬難,也要整到身邊」。


如果真的把李勒優當成「流量密碼」,一次兩次裝得出來,8年時間,誰能裝得下去呢?


李勒優的蛻變,是裝不出來的。


現在的她,開朗自信,落落大方。如果不是被濃濃的愛包圍著,她可能還是那個小心翼翼的李勒優。


大家甚至調侃說,崔晉才像是外人。

左一為崔晉未婚妻


有人問李勒優:你和晉媽在一起的時候尷尬嗎?

她笑著說:「自己的媽,為什麼要尷尬?反正我這輩子只叫過她媽媽。」

曾經那個在大山裡一直到處找媽媽的小女孩,上天終於給了她一個媽媽,還有一個疼愛她的哥哥。

那些不曾感受過的母愛,現在正在加倍還給她。




文章參考: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