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財反目成仇!妻女車內突然離去「元兇竟是2個瑜伽球」 後發現教授丈夫出軌16歲小三「精心設計陰謀」



2015年5月22日,香港一輛車中,一位女子被發現於車內死亡,她的女兒也沒能活下去。



經過檢查,兩人均死於一氧化碳中毒,而隨後的調查,卻將兇手指向了受害者的丈夫。



究竟真相是否如警方推理的那樣,十幾年的伉儷竟可以反目成仇,甚至不惜精心布置,痛下殺手?


2015年,醫生教授將2個瑜伽球放入車內,害了妻子和女兒

Advertisements



01 異國他鄉巧相知,香港結婚同度日



許金山,正是這個案件的兇手。他是馬來西亞人,原本在英國讀書,後來,香港醫學科學院聘請他來當院士,也就移居到了香港。許金山是麻醉科的教授,曾經一度專攻婦科麻醉,有著一定的權威性和知名度。



後來轉入香港中文大學以後,許金山改道研究初生嬰兒供氧方面的內容。醫者仁心,其他人如何也沒想到,一直以為和藹可親、正直善良的許醫生,居然會做下如此可怖的事情。



受害者黃秀芬,原本也是在英國學習。她就讀的倫敦醫學院,正是許金山曾經學習的地方,兩人同是亞洲人,在異國他鄉,幾番往來,便成了伴侶。



此後幾年,許金山和黃秀芬的感情升溫很快,從英國畢業之後,兩人便結了婚。而當許金山前往香港工作之後,黃秀芬也隨著他一起去了香港,夫妻兩人打拚多年,積累下了相當的財富。

Advertisements



兩人生有三個女兒,一個兒子,名下有七家房地產企業,總價值數千萬港元,可謂幸福美滿。黃秀芬也時常會懷念起當初一起讀書的日子,在外留學總是辛苦的,有時候兩人還會節省飯錢餓肚子,只為了一起出去遊玩。


Advertisements


因此,即便後來過上了富裕的生活,黃秀芬依然十分勤儉持家,許多想買的東西,都因為價格較貴而選擇放棄。實際上那些錢對黃秀芬來說不值一提,但是她依然保持著這個習慣,只為了能夠好好照顧自己的家庭。



但許金山很快就變了心。2004年,年近四十的許金山已經是香港中文大學的博士生導師,這一年,他名下被分配過來一位學生。



許金山已經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書多年,早就習慣了每一屆學生的教學方法和管理方式。但是這一次,他的學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Advertisements

這個學生叫李詠怡,這一年她22歲,天賦不凡的她剛剛考上了博士生。李詠怡相貌非常好,再加上家庭條件不錯,熏陶的氣質十分吸引人。



李詠怡去找許金山報道那天,許金山原本一臉的不耐煩,只想早點把她打發了,自己好回去消遣一番。但他看李詠怡的第一眼,就發現自己有點不對勁了。



不惑之年的許金山,看到青春靚麗的李詠怡,萌生了一些異樣的想法。他決定試著追求這個比自己小整整16歲的女孩,即便自己已經有了一個和諧美滿的家庭。



02 當著妻子的面出軌,拒絕離婚只因財產糾紛



報到第一天,許金山就約了李詠怡一起出來吃飯。宴席只有兩個人,許金山卻特地訂了一個包間。李詠怡對許金山的想法也心知肚明,但是一直沒有拒絕。



許金山旁敲側擊地問了下李詠怡的各方面條件,尤其是得知李詠怡還是單身之後,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Advertisements



有一次,李詠怡寫郵件寄給許金山一篇文章,這是李詠怡最近的研究報告,希望許金山能夠幫忙修改修改,將來可以發表在期刊上。



許金山卻將這篇文章扣下來,許多天都沒有給李詠怡回復。直到李詠怡實在忍不住了前去詢問許金山,許金山才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他要李詠怡陪自己逛一次街,之後就出手幫助李詠怡。



Advertisements

這樣玷污學術的作為,歷來為所有人不齒。許金山也是從普通的學生一路走過來,他卻將從前的生活忘得一乾二淨,一心只想如何縱情歡樂。



李詠怡同意了許金山的邀請,二人趁著黃秀芬工作,一起在香港的商業圈轉了一天。這一天,許金山對李詠怡幾乎是有求必應,不管是小到幾十塊的零食甜點,還是大到幾萬塊的名牌服飾提包,統統報銷管夠。



而李詠怡只需要偶爾流露出一些神情,就可以把許金山迷得神魂顛倒,忘乎所以。當然,最後作為「獎勵」,兩人的關係再度升溫,許金山甚至將李詠怡當做自己包養的情人了。



Advertisements

2006年,許金山在距離香港中文大學不遠的地方,全款買了一套房。這套房花費了他一百多萬的港幣,但由於黃秀芬不怎麼管錢,也就沒有發現。



這座房子正是許金山和李詠怡的「愛巢」。許金山將房子贈予李詠怡作為一件禮物,他也會假借出差為名義,與李詠怡在這兒同居幾天。



許金山的妻子黃秀芬都不是中國人,但在香港生活,說漢語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兩人的孩子雖然從小在香港長大,但是漢語水平一直很薄弱,黃秀芬也幾度給孩子找輔導老師,但是效果都不怎麼理想。



這天,許金山領回來一個家教,說是給孩子們輔導漢語。這個老師年輕靚麗,非常討孩子們喜歡,教起課來也得心應手,孩子們的漢語水平提高很快,黃秀芬對她也十分滿意。



這個老師就是李詠怡。也許是為了追求刺激,也許是圖個方便,許金山直接把她領到了自己的家裡,讓她負責自己女兒、兒子的漢語學習。



李詠怡就天天在黃秀芬的眼皮子底下與許金山眉來眼去,一到黃秀芬不在家中,兩人就彷彿真正的夫妻一般,絲毫沒有顧慮和擔憂。



2013年,許金山和李詠怡依然打得火熱,而逐漸疏遠了自己的妻子黃秀芬。黃秀芬雖然察覺到了丈夫的變化,但是也只以為是因為年紀大了,沒有了以往的激情,並未放在心上。



這一年,一家六口搬家了。而孩子們的「老師」李詠怡依然跟著。但是他們的新家在西沙路,黃秀芬的幾個朋友也住在附近。



一天,黃秀芬出門上班之後,早已出門的許金山折返回家中,與李詠怡一番纏綿,手牽著手出去逛街了。



而他們在大街上親昵的一幕被黃秀芬的朋友看見了,並用手機拍照記錄了下來。但是朋友們擔心刺激到黃秀芬,再者,這畢竟是許金山的家事,也就沒有告訴黃秀芬。



但是一次聊天中,黃秀芬與朋友表達了自己的困惑。她覺得自己這些年來與許金山越來越冷淡,甚至到了一種陌生的境界。



一位朋友說漏了嘴,只好把事情的全貌告訴了黃秀芬。得知丈夫出軌,黃秀芬只感覺天旋地轉,一陣的頭暈。



更刺激她的還是這一樁樁一件件事情,小三竟然就是給自己孩子補課的年輕老師,還是許金山的學生。



短短几個月後,黃秀芬就確診為中度抑鬱,雖然還沒有對生活影響太大,但是也讓她每晚難以入眠,痛苦不堪。更讓她難過的是,即便把事情挑明了說,許金山依然沒有與李詠怡斷絕關係,反而明目張膽地給黃秀芬戴綠帽。



11月,黃秀芬不堪其擾,與許金山商量離婚。但許金山堅決地拒絕了黃秀芬離婚的想法,原因卻不是他迷途知返、浪子回頭,也不是心中的深情戰勝了曖昧的新鮮。



許金山覺得,按照法律,離婚後他的財產將有一半要分給黃秀芬,這是他不能接受的。



多麼荒唐!數十年的感情,不僅因為一個外人的到來煙消雲散,甚至連拒絕離婚,都只是擔心自己的錢財受到損傷。這時候黃秀芬才明白,原來許金山早就不愛她了。



03 精心設計毒球,只為殺死妻子



經過幾輪的切磋協商,許金山只同意將家產的六分之一左右分給黃秀芬,且自己獨自負責養一個孩子。這是黃秀芬不能接受的,她覺得,既然許金山這般對她,自己也沒有必要留情面了。



為了讓自己快點走出陰影,黃秀芬甚至花了兩萬多美元報了一個培訓班,幫助自己調整情緒,過上更好的生活。



許金山也明顯察覺到黃秀芬變了,她開始頻繁地購買各種奢侈品、參加各種「上流沙龍」。而這些,都被孩子們看在眼裡,他們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心裡早就將這個家看做支離破碎的一片廢墟了。



後來為了照顧孩子們,許金山和黃秀芬表面上仍然是恩愛模樣。他們甚至開始頻繁地舉家外出旅遊,好向孩子們證明他們真的已經和好了。實際上,這仍然是對財產和撫養權的爭鬥。



2015年5月22日上午,許金山來到學校,帶著學生們做了一個實驗。下課後,獨自留在實驗室收拾東西的許金山,買來了兩個瑜伽球,他將實驗室的一氧化碳注進球體,並放在車中帶到了家裡。



中午,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商量著幾天以後的歐洲旅遊計劃,而許金山則心不在焉地聽。



兩天之後的下午,許金山借口聽學生彙報匆匆離去。黃秀芬也因為要上班,下樓去開車。碰巧地是女兒許儷伶提著行李要回學校去。



黃秀芬就拉著女兒上車,說要帶她一起去逛街。家中原本有兩輛車,許金山提前開著一輛車出去了,只給黃秀芬留下一輛黃色的小車。



黃秀芬帶著許儷伶上了車,絲毫沒有注意後車廂的兩個漏氣的瑜伽球,有說有笑地啟動了車子。



由於當時是5月份,香港位置又靠南,天氣早就熱得不行了,黃秀芬就把車封閉得嚴嚴實實的,打開了車載空調。



而瑜伽球里的一氧化碳,就在這個車廂里緩緩蔓延,最終侵入母女倆人。



下午四點多,一個公交車站附近,黃色的小轎車停了下來。這輛車停得很不是地方,工作人員發現之後,只以為是臨時有事,並沒有放在心上。



過了十幾分鐘,他發現這輛車還是沒有絲毫要移動的意思,車裡也不見有人下來,便要讓車主將車子挪走,以免影響公交車的停放。



但是連續敲打車窗,車內都沒有反應,隔著玻璃,他看見黃秀芬和許儷伶兩人歪倒在座位上,迅速報了警。



經過檢查,黃秀芬和女兒死於一氧化碳中毒,而毒源就是後車廂的瑜伽球。這兩個球原本被注滿了「毒氣」,又在密閉空間內完全釋放,使人產生幻覺後,血液凝結窒息而死。



此時的許金山正在與情婦李詠怡洋洋得意地說起這樁謀殺,並稱等黃秀芬的事情結束後,兩人就遠走高飛,長相廝守。



殊不知,警察早已經鎖定了許金山,並在當天晚上將許金山帶走,進一步考察證據。



在審訊中,許金山辯解稱,他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據他所言,女兒與黃秀芬早有不合,且多次流露出自殺的傾向,很可能是女兒試圖殺害黃秀芬後自殺而想的辦法。



至於車裡的瑜伽球,許金山說是自己準備帶到家裡毒死耗子的。但是據他家的傭人所述,許金山家中從來沒有發現過耗子,許金山也沒有流露出滅鼠的想法。



2018年,許金山的案件在香港開庭審判,檢察官認為,許金山為了一段婚外情和財產,蓄意謀殺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兒,這是「令人震驚的」。



最終,許金山被判處終身監禁,實際上,留他性命則是因為中國香港早在1993年就廢除了死刑。



但許金山的所作所為令人髮指,他作為一個人的人格和尊嚴早就被宣判了「死刑」。黃秀芬的委曲求全換來的不是他的回心轉意,反而是滅頂之災,不得不令人唏噓感嘆。



人的生活總有許多的不如意,在面對自己不滿意的地方時,一定要勇敢地跳出去。畢竟,再怎麼努力也感化不了一塊冰冷的石頭,與其盼望惡魔轉身,不如把更多的愛分給自己喜歡的人和事,以及所有愛自己的人。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